当前位置:首页 > 女工工作 > 扉页上的心扉

扉页上的心扉

点击次数:更新时间:2013-05-03 10:05:13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
    一本书,开心扉,文字的力量直抵思想的深处,是人性的回归,是心灵的唤醒,是茅塞顿开的领悟。扉,门户也;心扉,心灵的窗户,若用书打开,很文学,很美丽。
    爱读书的人,应该知道腰封和扉页吧,它们对一本书籍来说,都是起装饰作用,增加收藏的美观感。腰封上的文字是出版商的市场推广、一种营销手段,于是有些读者表示要“把腰封毫不留情地撕掉扔进垃圾桶”,只是不要用如此“深恶痛绝”的想法来对待扉页。扉页,除了印有书名、作者或译者姓名、出版社和出版的年月外,或许还流露出一些私人的情感、生活、趣味。其实,翻开一本书,自己的心扉尚未敞开,却可能先读到作者的心扉,因为在书中的扉页上有着一句或一段发自内心的文字,那是一个著书者的独白。
    《百年孤独》作者、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加西亚·马尔克斯在其著作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的扉页上写道:“自然,此书献给梅赛德斯。”注意,这不是梅赛德斯-奔驰的植入广告,此梅赛德斯乃马尔克斯的夫人。当马尔克斯开始创作《百年孤独》时,梅赛德斯也开始了跑“当铺”的生活,当汽车,当首饰,当电视机,甚至寄书稿的邮费都是靠当取暖器换来的,为此马尔克斯曾感慨:“她瞒着我把所有的事情都承担起来了。要是没有她,我永远也写不成这本书。” 有这样一位好妻子,笔下“自然”二字便很温馨,那是马尔克斯的心扉,一句浓缩在扉页上的爱情。
    面对一本《代数拓扑导论》的书,光书名就让你头昏,我想除了数学专业而且是研究生阶段的人外,是没有几个人能有勇气翻开这本书的。不过,扉页上的文字却有着奥斯卡颁奖礼的经典式幽默,这句话写道:“献给我的太太玛嘉妮特,以及我的孩子艾拉·罗斯、丹尼尔·亚当,要是没有他们,这本书两年前就写完了。”有人说这是“最酷的前言”,而作者美国数学教授约瑟夫·洛特曼却认为,即使在深奥的学术著作中也可以袒露心扉,情感是人类的永恒。“献给某某”,这是西方作家或学者留在书中扉页上的惯用句式,旨在对家人、子女以及为该书出版做过贡献的人表示致谢,点点心扉,一纸留存。
    一页纸,只印几个或一行字,看似浪费,但扉页上的献词有时简直就是一本书的灵魂,它们有血有肉,或主题宏大,或生活细微,或幽默,或动容,但字字句句里都写着作者的心扉,作为读者,怎能忽略?“纪念萨拉·奥恩·朱厄特,在她的精致劳作之中,蕴含着经久不衰的完美境界。”“献给所有热爱和平和自由的生灵”“献给我的母亲,献给所有在新时代里爱恨交加浮沉挣扎的父母。”“所有的成年人都曾经是小孩——虽然很少人记得。”即使不知道书名,可读过这些扉页上的献词,足以启迪和震撼心灵。
    在这个有点浮躁的时期,读书不易,读完一本书更不易。我相信,从书的扉页开始,能完完整整读完一本书的书一定是好书,那么不妨把诸多感受记录于扉页,与作者一起,放飞心扉。(张春波)